漫游过四季家永远是年末终极目的地

发布时间:2024-02-11 06:01:17    浏览:

[返回]

  年关将近,神州大地已经处处张灯结彩,好不热闹。奔波了一年的人们,也开始收拾行囊,不是盼望着回家的日子,就是已经踏上了返乡的旅程。

  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,连缀着一份份归心似箭的乡情。从五湖四海赶回家的游子们,带着后备箱里满满的年货,踩下油门,开足马力,往心中那座最为熟悉亲切的小城奔赴而去。

  路途再远,过年也总是要回家的。我们精选了东西南北中6座城市,一起提前感受下各地的“年味儿”。

  东北过年要蒸馒头、包饺子、吃黏豆包,有一些工序在冬天刚到来时便已开始,如一排排的黏豆包,已经在户外的天然冰箱里等待了一整个严冬。

  有一些看似平常的事,在过年时有了新的寓意,如包饺子时会将其中的几只包上硬币,谁吃到了硬币就预示着在新的一年里会交好运。

  去冰雕节逛一逛,看看巧夺天工的冰雕作品,也是不少哈尔滨人过年必备的娱乐项目。不管是栩栩如生的动物,还是美轮美奂的城堡,都让人叹为观止。

  夜晚华灯初上,灯光穿过冰面,整个冰雪王国流光溢彩,这是专属于哈尔滨自己的灯会。

  去年建成的雪花摩天轮,也成为了新的打卡点。这座中国最北的摩天轮,增添了俯瞰冰城的趣味。随着轿厢攀上制高点,脚下是冰封千里的松花江,催人生发凌云壮志;傍晚时的万家灯火,又提示着家的温馨。

  奔赴冰雪世界,也许你需要一辆超强动力系统、超低风阻系数汽车,方能抵御冬季凛冽的寒风与积雪的路面。比天边星宿更可靠的卫星通讯及电池安全系统,也能在风雪天气里,为全家人保驾护航。

  汉武帝在长安颁布“太初历”,将岁首固定为正月初一,自此“中国年”在西安得以确立。唐玄宗时,为与民同乐,上元灯会前后三日取消“宵禁”,创造了一座千秋盛世、灯火阑珊的大唐不夜城。

  大唐西市庙会曾是盛唐时期中国最大的庙会之一,中断上千年后,已于近年在原址上恢复举办,重现盛唐长安的商业文化与市井文化。

  正月初一至十五,西市庙会每天都聚集着十余万人,多是扶老携幼,全家数口共同来赶这年节的热闹。

  在庙会的街道上,小孩捧着比脸还大的花馍,追着耍狮舞龙的队伍,大人们则欣赏秦腔、皮影戏、跑竹马、闹社火等各类表演。在有的区县,还能遇见板对,即举着用长木板书写成的红对联,敲锣打鼓上街巡游。

  古朴的城墙,此时也被装饰起来。城墙灯会,是西安人每年迎接新春的盛大仪式。

  今年,一组高达8米、宽约9米的“春龙翘首”的花灯将在此呈现,历史与当下交织,传统与科技结合。驶过古城根下,抬头是如织的游人和各式各样“中国年”灯饰,车载音箱传来进取恢弘的乐章,古都的磅礴大气便尽数体现。

  菜品上多备“三全”——全鸡、全鸭、全鱼,丰盛者还备有“三糕”“三丸”——鱼糕、肉糕、羊糕和鱼丸、肉丸、藕丸。圆圆的丸子,象征着一家人团团圆圆。

  大江大河流经之处,鱼自然是少不了的。但团年饭上的这条鱼只能看,不能吃,因此也被称为“看鱼”。它一般由整鱼烹制而成,仿佛一个吉祥物,从除夕夜当晚到初三甚至元宵节,都会在各家餐桌上“站台”,寓意年年有余。

  除了鱼,这座由江水哺育的城市还有一项在外地难得一见的传统手艺——扎彩莲船。

  用几根细竹竿扎成船形,用白皮纸粘糊,再用彩纸剪出吉祥如意的花样装点,船上要粘花灯,挂彩球,贴大红“福”字,后板还要粘一尾大鲤鱼。如此,方能在众人的围观喝彩中,送彩莲船入水了。

  久负盛名的黄鹤楼,曾是武汉人观看“五龙朝贺”庆典的场所。昔人已乘黄鹤去,如今,黄鹤楼前熙攘的人群与车流正在组成一条新的星河,灯光闪烁,点亮着荆楚大地的未来。

  比如猪大肠是“常常顺利”,鱼圆肉圆称为“团团圆圆”,鮝头煮肉就是“有想头”,春饼裹肉丝暗指“银包金丝”,黄菱肉、藕、荸荠、红枣四物并煮,取“藕”与“有”的谐音,和黄菱肉类似元宝的外形,美其名曰“有富”。

  杭州的腊货也与别处不同。老杭州的做法是用生瘦猪肉、生鸡鸭放在酱油中泡浸,然后晒干食用。

  每到晒腊货的时节,家家户户的屋檐上都扎满铁钉,上面挂着各类酱油肉、酱油鸭、酱油鸡。还有人会去菜场买些个头比较大的鳗鱼,剖开淡晒制成“鳗鮝”,经过时间的沉淀,滋味比鲜鳗更为美妙。

  粽子在寒冷季节易于保存,同时有米有肉,有咸有甜,寓意生活富足。杭州粽子以四角粽居多,口味以酱油肉粽和细沙粽子为主。

  平时疲于打拼的杭州打工人,春节时更愿意呼亲唤友出门踏青,饱览周边山水风光。亭台楼榭,小桥流水,青砖黛瓦,锦绣花簇,这些中式审美的古典元素,为江南保留下一份温柔风情。

  走得累了,仰卧车中座椅歇歇脚,伴随着淡淡香氛,目之所及是湖光潋滟,头顶之上是烟花穹顶。中国年的韵味,就在其中。

  从大年三十开始,人们便到烧香祈福,敲响新年的钟声。特别是正月初一,多上演祭祀大典。大家纷纷出南门,踏访,拜谒刘、关、张和诸葛亮,祈求一年的平安吉祥,谓之“游喜神方”。

  正月初五迎财神,在成都不仅要将“穷神”扫地出门,还要去锦江等河滩处拾鹅卵石,象征捡拾金银元宝。这一天出游,绝不可空手而归。

  正月初七乃“人日”,部分成都人的行程是拜访杜甫草堂。相传清代诗人何绍基在任四川学政时,曾于初七到草堂祭拜诗圣杜甫,题联“锦水春风公占却,草堂人日我归来”。自此,成都人便兴起初七游草堂拜诗圣的习俗,并延续至今。

  过完正月十五,人们尚未尽兴,还要再续一天,专门登上成都城墙游走,以求全年福安。结伴站在城墙之上,沐浴春日的光辉,登高望远,神清气爽。

  无论是漫步古道,还是驱车二环,推开无边框车门即能步入新春的休闲时光。在这座充满人间烟火气的城市,总能体会到年节的欢乐和普通人对生活最本真的热爱。

  在海南,新年是“做”出来的。因为所有的民俗都是按人的意志、人的愿望制造出来的,所以海南方言里不称“过年”,而叫“做年”。

  万宁人“做年”,除了贴春联、“福”字,还有的人家会在家具、果树上贴“利是”红纸。年前几天,家家都忙着浸糯米、磨米浆、做年糕。

  到了除夕,更是“三十晚上,砧不得闲”:要吃“年年有余”的马鲛鱼、“红红火火”的红烧猪蹄、象征“吉利”的“阉鸡”、“勤勤恳恳”的炒水芹菜、“一年强过一年”的清炒茄子等,有对团圆的期许,更有对事业的祝福。

  吃过年夜饭,各家各户按照时辰争相燃放过年喜炮。当晚室室点灯,夜以继日,取“添丁发财”之意,直至初四天亮才罢。晚辈给长辈拜年,礼品一般有柑桔或夹有桔子叶,以表示对“大吉大利”的祝福。

  对于万宁人来说,未过完正月十五,年是不算结束的,并且这一天才是真正的“压轴大戏”。

  万宁的舞龙文化在海南享有盛名,万城镇宾王村被誉为“海南龙乡”,西门青龙和宾王红龙经常受邀出行。每年的万宁元宵灯会上,总有两条长达几十米的巨龙翻飞,吸引众人前来观看喝彩。

  这一年,无论平顺或坎坷,都到了回家团圆的时刻。那些熟悉的故乡习俗,始终提示着我们,追梦途中也不要忘了出发的初心与来时的道路。

搜索